<delect id="8pyfn"><em id="8pyfn"></em></delect>

    <var id="8pyfn"><option id="8pyfn"></option></var>
  • <p id="8pyfn"></p>
  • <p id="8pyfn"><thead id="8pyfn"></thead></p>
  • <p id="8pyfn"><nobr id="8pyfn"></nobr></p>

  •  
    農機化生產月歷
    資訊中心
    更多聯系我們
    廣東弘科農業機械研究開發有限公司
    電話:020-38481190(總機)
    郵編:510630
    地址:廣州市黃埔區九龍鎮鳳凰四路1號
    設施農業裝備技術研究開發事業部
    聯系電話:020-38481836、38481525、38481362 
    種植機械技術研究開發事業部
    聯系電話:020-32363001、32072191 、32072183 
    資源與環境工程技術研究開發事業部
    聯系電話:020-38481356、38481773、38481769
    農產品加工裝備技術研究開發事業部
    聯系電話:020-38481399、38481529
    行業動態

    合作社借農戶之名購農機 套國補后加價轉賣

    近百臺農機還存放在雙豐收合作社倉庫內

    當地村民(右)對記者表示并未購買農機

    一份網上公示列表,引出一起借用農戶名義購置農機事件。

    近日,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張家集鎮農戶老方向本報反映,今年5月,他在“襄州區陽光農廉網”上看到一份公示列表,顯示2012年張家集鎮很多農戶購買了農機,而且享受國家補貼。但他發現,其中有多名他認識熟悉的農戶根本沒有購買農機,老方追問到底有多少農戶在自身不知情時購買農機?補貼款去哪了?

    連日來,記者趕赴襄州區進村入戶調查,發現確實有當地合作社借用農戶名義購買百余臺農機,并且將其中部分農機違規加價轉賣。

    襄州區紀委已對區農機辦、財政局相關人員進行問責,區農業局也對涉事合作社違規情況記錄在案。

    【舉報】

    農戶莫名上了購農機補貼表

    10月17日下午,記者在襄陽見到了老方。“襄州區陽光農廉網”是由襄州區紀委主辦的一個網站,張家集鎮農戶老方就是在這個網站上看到那份農機購機補貼發放表,列表顯示,2012年,在張家集鎮施營村有14名農戶購買了農機。他與其中幾家認識的農戶核實發現,他們并沒有購買機器。不僅如此,他還看到其他村的一些親友,也在購機名單之中,但這些親友也沒有買過農機。

    老方打聽得知,2012年3月,當地一家合作社邀請鎮上百余名村民到農機市場,讓農戶們登記身份證。事后,合作社不但請村民吃了飯,還給了村民每人一兩百元的好處費。

    登記了身份證的農戶們,并沒有真正買下農機,但上百臺農機還是由合作社以農戶名義買下。老方擔心,有人利用政策,低價購進后加價轉賣牟利,甚至套取國家農機補貼資金。

    【走訪】

    眾多農戶對購農機充滿疑惑

    記者從“襄州區陽光農廉網”上發現,2012年,張家集鎮共有約170戶農戶購買了農機,包括四輪拖拉機、水稻插秧機、谷物聯合收割機等。這些機器售價從數十萬元至數萬元不等,而國家對這些機器的補貼款從近十萬元至幾百元不等,并且補貼資金已經發放到位。

    農戶們到底是否購買了農機?帶著疑問,記者在該鎮展開調查。

    17日下午,記者趕至張家集鎮汪莊村。65歲的汪光義是該村三組村民,網上列表顯示,他在2012年5月31日購買了一臺水稻插秧機,當時售價1.96萬元,國家補貼0.9萬元。記者找到汪光義時,他正在家門前曬稻谷,談起農機一事,他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購買機器,至于網上為何顯示他曾購買機器并享受國家補貼,他并不知情。

    該村6組的村民黃群發是列表中另外一位購買了農機的農戶。“買了插秧機。”當記者詢問他時,黃群發如此表示。“現在機器在哪?”記者追問。“在親戚家。”黃群發閃爍其詞。

    在記者一再追問下,黃群發承認,他其實沒有買過插秧機。至于為何在購機名單上,他不作回答。

    17日、18日兩天,記者走訪了該鎮7個村十余個小組,面對面調查了十多戶村民,他們均表示,家中沒有購買過農機,對自己如何上了名單還享受了補貼,充滿疑惑。

    【回憶】

    合作社邀農戶集體購機

    10月18日下午,在張家集鎮王崗村十組,李華生、李付軍父子正在田里犁地。購機名單顯示,父子兩人分別購買了一臺水稻插秧機,但他們表示沒有買過。“村主任知道咋回事。”按照李氏父子的指點,記者在田里找到該村村主任李華財。

    面對記者,李華財說,2012年春,有人邀約農戶到襄陽市內的一個農機市場,拿走了他們的身份證,之后登記購買農機,還要求農戶和機器合影。當時很多人受邀,購買農機后吃了飯,村民們獲得現金、手機卡或農用噴霧器等財物。

    一位村民表示,他雖然不知道到底為了啥受邀吃飯,但既然有實惠,也就去了。“去了好多人,坐了兩輛車”。

    周當村村民任香元告訴記者,邀約大家購農機的,是襄州區雙豐收農機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宋濤。當時宋濤拿著她的身份證進行登記并購買了插秧機,但購機的錢并不是她付的,而是宋濤給的。這個說法也得到施營村另一位村民的證實。

    【調查】

    合作社承認借農民資質購機

    襄州區雙豐收農機專業合作社成立于2010年10月,是一家專門從事糧食生產和為廣大農戶提供農機、農藝服務的合作社,并先后獲得“全國農民專業合作社示范社”、“全國農機專業合作社示范社”、“全省五強農民專業合作社”等榮譽稱號,該社負責人正是宋濤。

    10月19日,該合作社工作人員梁學龍承認,合作社確實借用上百戶村民的名義購買插秧機等農機,且其中十多臺農機已經轉賣。

    梁學龍稱,2012年,上級希望該社在當地推廣機器插秧,合作社也想擴大經營,于是合作社就借用農戶名義購買插秧機等農機,當年購買了100多臺。但因為水稻種植面積下降、干旱等問題,這些機器并沒有投入使用。

    眼看機器閑置占用資金,后來合作社賣掉了其中的14臺農機,并因此受到農機部門處罰,剩下的近百臺農機還一直存放著。

    【問責】

    區農機辦兩名副主任受警告

    10月20日,襄州區紀委執法辦公室主任周艷陽對記者介紹,2012年初,襄州區啟動農機購置補貼工作。

    當年3月下旬,襄州區雙豐收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宋濤,讓宋營村經管站站長宋大雪出面,請村民幫忙購買幾部插秧機。宋大雪找到施營村的5位村民,當天,宋濤以5位村民的名義辦理了相關手續,購置了5臺“AP4手把式插秧機”,每臺單價1.96萬元,國家補貼0.9萬元,5位村民沒有付款。

    當年4月,宋濤又請施營村9位村民,以同樣的方式幫其購買了8臺“AP4手把式插秧機”和1臺“2ZGZ-6乘坐式插秧機”,后者單價8.8萬元,國家補貼5萬元,村民均未付款。

    上述14臺機器由宋濤刷卡付款,補貼已發放給農機經銷商。按規定,這些農機兩年內不能轉賣,但宋濤購機后不到一年,將這14臺農機加價轉賣給他人,從中賺取差價5100元。

    襄州區紀委調查發現,襄州區農機辦和財政局的相關工作人員,沒有嚴格落實程序,購機審核把關不嚴,被宋濤借用村民資質購機,售機后對農機跟蹤檢查不到位,沒有及時發現被宋濤違規轉賣。

    今年6月,襄州區紀委給予襄州區農機辦副主任李學友黨內警告處分,給予襄州區農機辦副主任肖家啟黨內警告、行政記過處分。襄州區農機辦工作人員喻兵、襄州區財政局農業科工作人員劉文,也被行政問責,對其實行了誡勉談話。

    此外,雙豐收合作社理事長宋濤,上繳了違規所得5100元,襄州區農業局對其進行嚴肅的批評教育,并對合作社的違規情況記錄在案。

    【追問】

    借用農民資質購機是否違規

    舉報的村民老方認為,既然村民們并沒有實際購買農機,雙豐收合作社的行為是否存在違規甚至騙取國家補貼之嫌。

    襄州區農機辦主任徐南清介紹,按當年的政策,農民購買農機實行差額補貼,即國家根據農民購買情況,把相應的補貼款直接發放給經銷商,農民購機價是扣除補貼款后的優惠價格。

    對于雙豐收合作社借用農戶之名購買農機是否違規,徐南清認為,如果根本沒有實際購買,而是編造申報材料騙取國家補貼,這涉嫌違法。其次,如果機器在兩年內被轉賣,是違規行為。

    為此徐南清認為,雙豐收合作社借用農民的資質購買農機,不算違規行為,因為這些機器都在。但轉賣14臺機器的行為違規,已做出處罰。

    人人做天天爱夜夜爽,真人抽搐一进一出60分钟,成 人3d动漫在线观看,酒店人妻大战35p